玩庄闲的游戏-那些被直播毁掉的90后

2020-01-11 12:53:12

玩庄闲的游戏-那些被直播毁掉的90后

玩庄闲的游戏,毫无悬念,关于红花会贝贝的封杀通报来了!

中国演出行业协会网络表演分会,近日公布了第三批主播黑名单,其中就包括红花会贝贝李京泽。

三天前,滚君看到这则“剁手”新闻第一反应是不相信的。

在我有限的认知里,如此极端的直播内容还真是第一次听说。

更何况主角还是嘻哈圈公认的“押韵狂魔”,红花会的当家花旦。

1995年出生,才24岁啊!

好好一个说唱界的明日之星,顺带着红花会这个著名嘻哈团体,就这么被直播毁了?

但仔细想想也不奇怪,这些年被直播毁掉的年轻人还少吗?

有人被粉丝的言论绑架,干扰了正常生活;

有人把它当成了真实生活的一部分,活在虚幻的泡影中,浑浑噩噩,以此为乐;

还还有人为它伤了身体,送了性命。

罪魁祸首到底是谁?

还记得mc天佑吗?

一个90后超级网红。

一个曾靠yy直播红遍网络,与主流明星同台,参加各大省级卫视晚会的“喊麦第一人”。

在他最火时,我写过多篇文章抨击过这位“流量网红”。

后来他被封杀后,不断有复出传闻,但直到现在还没确切消息。

有人说他活该被封,low到爆的喊麦怎么能成为主流音乐?现在惨是应该的!

但现在天佑的收入,远比一个在bat每天加班,拿着高薪的中层要高很多。

所以让大家失望了,他活得滋润着呢。

天佑的红色兰博基尼小牛座驾

如今他还时不时会露个面,说几句正能量的话,鼓励直播后辈们继续加油。

天佑不是个例,像他这样靠直播走上人生巅峰的人还有很多。

在他们和他们的粉丝眼里,直播是一条人人平等的康庄大道。

是人生的希望;

是情感的寄托;

是干完一天活后继续笑着迎接下一天的动力。

看到这,你是不是觉得直播还挺正能量的吧。

但全国能火的网红就这么多,大部分参赛者都倒在了来的路上。

那怎么才能让自己有竞争力呢?

没颜值靠口才?

没口才靠才艺?

没才艺靠什么?

靠不怕死!

于是一幕幕年轻人的悲剧发生了。

2018年12月31号晚,当所有人沉浸在跨年的喜悦中,大连一位90后因为灌了一瓶白酒,昏迷后被送去医院。

第二天凌晨3点多,他的尸体就被送进殡仪馆,没能看到2019年的第一缕阳光。

他叫大飞。

已经在某直播平台连续喝了三个月。

不仅是酒,还包括各种饮料、甚至色拉油。

这三个月里,他每天都喝到不省人事。

有一次喝到抽搐后,网友还在刷弹幕让他别装了,起来继续喝。

这样直播,大飞每天能有五六百的收入,比他之前打工要高好几倍。

试想如果没有直播,今年大飞或许在哪个工地打工。

每天下班累完一天后,和工友在板房外面的空地上拼起桌子。大家赤裸着上身,在路灯下,喝酒聊天。

像大飞这样的直播悲剧,随便百度下都能看到一大推。

想毁掉一个年轻人很简单,让他赚钱赚得容易就行。

直播给了所有人一个没有门槛的成名通道,大家蜂拥而至,抢占网络注意力,获取粉丝。

有人选择在快手卖惨;

有人选择在抖音卖色;

还有像大飞这样极端的人,在无数你听都没听过的小平台上,选择卖命。

而像贝贝这样的90后rapper star,则又是另一种原因的“毁灭”。

在粉丝的起哄下,他没能控制住自己,采用如此极端的方式,对抗网络暴力。

他不知道,他是个艺人,不仅代表自己,还代表他的团队,代表红花会,甚至是整个中国嘻哈。

他想要的正义和公平根本就是不存在的。

他和那帮诬陷他的粉丝,在直播上的对话本身就是不平等的。

因为粉丝无需承担任何言语上的后果。

但贝贝需要。

不管是主播因为利益诱惑,选择“卖命”,还是看直播的人瞎起哄,让主播一时冲动,干出蠢事,我们都能看到,直播这个新物种是存在很大bug的。

互联网平台本质就是个公共场所,你的任何行为,都有可能被其他人看到。

但是在网络上,普通人无需为言论负责,你就是个代号而已。

这就好比现在再造一个平行宇宙,然后在那里,人们可以在公众场合抽烟,大声喧哗,甚至随地大小便。

大家都没有身份证,没有家庭,没有社会关系,你只代表当下的你自己。

那不是完全乱套了?

大飞这种“自杀式”直播,有点像在路边耍杂技的人;

但他靠的不是真功夫,而是真正的自虐。

这样的人在现实生活中怎么可能存在?

城管不是吃素的。

我们继续想,即使这样的人存在,路人也不会有谁叫好,甚至给赏钱。

所有人都会躲得远远的。

谁会给一个不珍惜自己身体的酒鬼打赏?

但放在网络上,为什么就有这么多人幸灾乐祸?

在现实中,我们衣着光鲜,都是体面人,因为我们是有脸的,是有身份的,是有社会关系的。

但到了互联网上,人性之恶暴露无遗。

我们竟然因为看到那些自虐的人而兴奋,甚至开心。

因为我们已经没有了羞耻心,没有了正义感。

因为在网络上,我们仅仅是我们自己,而不是一个社会人。

所以互联网发展到现在刚好半个世纪,也该出台相关政策,管管这个“不法之地”了。

每个上网的人,应该和现实世界中一样,有无法更改的社会身份和社会关系。

那些自虐的人固然很蠢,但还不是因为围观人给他的正面反馈造成的?

所以这些悲剧的最终凶手,是主播自己,是围观者,也是互联网监管制度的缺失。

而且随着5g的到来,再过两年,万物皆可直播的时代就要来了。

到那时,如果再没有相关制度出台,我怕我们不是恶人就是恶人的帮凶。

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。



亚洲杯赛彩票




上一篇:上海申花队抵达虹桥机场出征丽江 秦升随队心情大好
下一篇:稳住,你们能赢!千“警”万“妈”暖心护考,为梦想应援~